当前位置:奇书网新笔趣阁>书库>都市青春>重生之平庸> 03一朝回到解放前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03一朝回到解放前

    “下面一首我自己创作的歌,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送给各位!”

    赵斌丞没有没脸没皮的向围观人群张嘴要钱,倒不是他不想这样做,而是因为围观中有美女,在美女面前都是要矜持一点的,当然说歌是他原创也算是没脸没皮的不要脸行为了。

    “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

    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

    Oh

    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

    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

    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

    和会流泪的眼睛

    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

    Oh

    越过谎言去拥抱你

   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!”

    上辈子赵斌丞很喜欢这首逃跑计划的歌,隔三差五就会在酒吧唱一次,算是比较熟悉的歌曲了。

    这首歌的声音是清亮中带点伤感,赵斌丞对这首歌把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唱这首的感觉与上辈子唱又多出了一点什么,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有些伤感,有些沧桑,还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虽然前世这首歌也有它自己意境,但是赵斌丞不在乎,他认为这个世界他最先唱的,想怎么定义,就怎么定义,这不属于剽窃,完完全全的原创,他没一点内疚的心,完全没有压力。

    赵斌丞低下头,以摆弄吉的外套,赶紧看了一下地面上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终于有成果了,虽然不多,但也是好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外套上零零碎碎的一块,二块,加起来快有小二十了吧,人也围了将近二十了,虽然不是每个听歌的都给会钱,赵斌丞还是很满足的,很有些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一首我自己的歌,《爱我别走》,送给各位!希望你们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比刚刚欢快了一点,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吧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要懂得满足,哪怕是一点成绩,也会使得他很快乐,欲壑难填的人是不会快乐的,只会生活在不满足得不到的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

    夜里的寂寞容易叫人悲伤

    我不敢想的太多

    因为我一个人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月光拉长身影

    漫无目的地走在冷冷的街

    我没有你的消息

    因为我在想你YEA...

    爱我别走

    如果你说你不爱我

    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

    再给我一点温柔

    爱我别走

    如果你说你不爱我

    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……”

    深情的唱完一首歌,赵斌丞发现围观的人更加多了,放在地面上的外套上钱也更加的多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又一次抱紧吉他,还填不饱肚子的他,挣钱是最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不能唱太多新歌,细水长流他还是懂的,虽然肚子里有几百首上辈子熟悉的歌,够他挥霍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,他决定了,明天一定去买点关于这个世界音乐的书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嘛,谁知道上辈子的歌曲,这个世界有没有。

    就像前世香港很多名曲,都是从扶桑那边改编过来的,谁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人改编过。

    要是唱岔了,那就不好了,他感觉自己现在能算个八线明星了吧!二十个粉丝不算少了吧,他把停下来听歌的人全部算作他的粉丝了,毕竟每个人都很忙,能够为你花点时间,还施舍点小钱,算是看的起你了。

    每次唱完一首歌,可以收到一点掌声了,虽然掌声不是很多,但是也是认可与鼓励。

    十二点了,唱了将近两个小时了,赵斌丞感觉嗓子都快冒火了,还没有一点水来润润,看着一堆钱,他内心是满足的,是甜蜜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支持,今后只要有时间,我天天来次唱歌,希望各位多多支持!”

    赵斌丞对着围着的自己的衣食父母,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的歌么?真好听!”

    一个小姑娘,长得水灵灵的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甚是灵动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比现在流行的歌曲好听多了,我最喜欢夜空中最亮的星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学生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董小姐!”

    这是中年大叔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的声音很好听,我很喜欢,能留个号码么?”

    这是个自我感觉是个美女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来这里唱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发专辑,我肯定去买!”

    知道今天演唱结束了,一直比较安静的听众,纷纷开始了询问与讨论。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…明天还来,还是老地方!”

    赵斌丞嘴中没有停过谢谢这个词语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回到地下室,赵斌丞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理零钱,一边整理一边傻笑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,收入376块,赵斌丞虽然感觉钱不会少,但是还被这个数字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将近四百,我每天可以唱5个小时,那就是一千了,一天一千,一个月就是三万,一年就是小四十万,这样努力一年,债务就应该能够还清了吧!

    不得不说他的计算能力还是不错,没有计算错,可是他在街头唱歌,不是小时工可以按照时间计费。

    巨大的幸福开始围绕着他,这让他的思想开始发飘了,开始计算还了账后,可以找个女朋友,租个好点的房子了。

    人嘛,总是在吃饱穿暖的时候开始有幻想,如果吃喝都成问题,那只能幻想吃饱穿暖了,而一旦解决了基本的生活问题,梦想或者幻想就来了,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喝了几口水,把捡来的已经干硬的面包吃了下去,拍了拍肚子,满足的开始了美梦。

    连续五日,每天赵斌丞都是下午五点起床,收拾一通,吃个饭,抱上吉他,带着水壶,站在通道内开始歌唱,他没有唱新歌,一直都是那三首歌,来回循环的唱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不能唱新的歌曲,而是他比较懒,这三首歌他现在熟练了,唱也不费什么劲,每天深夜唱完嗓子还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有些明星不是就靠一首歌,火了一阵,让后躺在这首歌中一辈子么?所以他认为没有必要唱新歌,这三首歌应该能够养活他一阵了。

    虽然每天收入没有他想的那么高,有时候六百多,有时候七百多,还有两次都收到了大票子,但这也让他比较满足了,感觉居京城,也容易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算是这个通道的名人了,有了好多人天天来按时按点的来听他唱歌,虽然没有超级美女,这也让他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今日捧场,万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今日最后一首歌结束,赵斌丞双手合十,这对三十几个听他唱歌的观众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,赵斌丞走入那家熟悉的小饭店,要了一些饭菜,点了一支烟,不紧不慢的开始了一天最后的收尾。

    赵斌丞对于现在的生活基本上是满意的,上辈子也是白天基本在睡觉,晚上上班唱歌,所以生活节奏对于他来说不用调整,这具身体也还不错,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也许就这样生活下去,也是不错的!”

    赵斌丞暗自想到,他没有什么大的梦想,没有什么高大的追求,有口吃的,有事做,有个窝,就行了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惰性的,一旦感到满足,他会排斥新鲜事物,变的守旧老派,不太喜欢新的东西,喜欢按部就班,排斥创新与冒险。

    他认为那些靓丽光鲜的生活背后,不知道有多少人轰然倒在前进的路上,努力的后果就是要不成功,要不失败,但是那样的生活,会很累的,甚至会累垮,他不想累,只喜欢这种平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站住,别跑!”

    回到地下室,哼着小歌,刚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,从黑暗中窜出几个黑衣人,不由分说几下把赵斌丞打到在地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反抗,而是知道反抗的结果就是被多揍几下,所以赵斌丞双手抱头,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开始装死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打的时候,他第一反应不是跑,而是双手抱头,身体开始蜷缩,拳头还没落下,就开始声嘶力竭的喊疼了。

    这个本能选择预示着这具身体不是第一次被揍了,也许以前也挣脱逃跑过,可能逃跑的下场更坏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为躲到这就找不到你了,你踏马去打听打听,这京城有什么人是海爷我找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光头,胳膊上纹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像似打累了,喘着粗气,伸手抓住赵斌丞的头发,一用劲把赵斌丞提了起来,伸出另一只手,拍着赵斌丞的脸,很是嚣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有话好好说,别大打人,别打人!唉,别打了,至少别打脸了啊!”

    赵斌丞的声音有点变形,有点脱力,说话的当中又被打了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呦呵,踏马的以前连个屁都不放,装死的人,也知道求饶了。别踏马废话,赶紧还钱。”

    大汉丢下赵斌丞,伸腿踢了一下赵斌丞的肚子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好,还钱还钱。”

    赵斌丞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,掏出这几天挣的钱,递给光头大汉。

    与生命相比,钱踏马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赵斌丞比较爽快的拿出所有钱。

    “嗯?靠!你踏马糊弄我呢!这也叫钱,打发要饭的呢?”

    光头一听要还钱本来还很高兴,结果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堆零钱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这是我这几天挣的,您在宽限两天,我一定还上,一定还上。”

    赵斌丞赶紧说道,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不是他没有骨气,骨气在疼痛面前什么也不是,丢掉就丢掉吧!

    “你踏马别骗我没念过书,我已经打听好了,你踏马没工作,没收入,拿什么还钱,以为老子好骗是吧!”

    光头弯下腰,用力的拍打着赵斌丞的脸凶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哥,停手,停手,要不我跟您干,为您打工,还您钱,您看行不?”

    赵斌丞声嘶力竭的求饶,脸上口水、鼻涕、鲜血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跟我干?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能踏马的干啥?啊?能他妈干啥?”

    赵斌丞的脸又被重重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个脸肿是肯定的了,还出了大量的鲜血,眼睛眉骨的地方应该断裂了,很痛。

    “大哥,您给指个道,我现在是真没能力还钱了。”

    赵斌丞说话有点飘了,被一顿揍,他浑身感觉酸痛,一点劲都没有,已经完全脱力了。

    “我踏马想办法,我他妈要有办法挣钱,还踏马半夜出来要钱!”

    光头没有一点可怜赵斌丞的那种胖脸,继续拍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跟他废什么话,直接弄死得了!”

    旁边另外一个人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滚,弄死了,你踏马还钱啊!”

    光头大汉很不满意小弟的表现,喊着打打杀杀一般都是手段,吓唬一下胆子小的人,打杀不是结果,谁闲的无事,喜欢杀人玩,活着不耐烦了啊!

    “这踏马啥玩意!”

    光头忽然看见躺在赵斌丞身边的吉他,一把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呦呵,还是个文艺青年嘛,没看出来嘛,小子!”

    光头大汉匝了匝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哥,这是我现在吃饭的家伙,您小心点!”

    赵斌丞赶紧说道,没了钱,再没了挣钱的家伙,他只能饿死了。

    “踏马的,老子都快没饭吃了,你踏马还要吃饭家伙!”

    光头很生气,抬手就把吉他摔的一阵音符乱弹。

    赵斌丞的心猛的一抽,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毕竟愉快相处了几天,感情还是有点的,虽然一直想着要换一把好的,还是不由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赶紧说,怎么还钱?”

    光头有点不耐烦了,掏出一把匕首,在赵斌丞脸上试了试,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哥,哥,别激动,别激动,我想想,我想想!”

    赵斌丞都要吓尿了,虽然自己长大不是纯帅的那种,但也算是有点小帅的人了,如果脸上有两道伤疤,那还怎么靠脸吃饭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活的很艰难,可谁能看到以后的事情呢,也许有一天需要靠脸吃饭呢!

    好好的脸,谁愿意带着伤疤啊,除非不正常的人,当然这个身体的前任灵魂除外,这是个不正常的灵魂,不能要求他正常。

    “赶紧想,想不出来,虽然不会弄死你,但是缺胳膊少腿的,老子还是可以干的!”

    光头狠狠地威胁道。

    网络贷款公司每年都会有一些钱收不回来,这也是这个行业的通病,但是赵斌丞的这个贷款,第一就是本金不算小,第二就是周期比较长了,算算都快十五万了,收不回去对于网络贷款公司也是一笔损失,否则贷款公司也不会让这些小混混出来收钱,让这些人来要钱,也是有费用的。

    赵斌丞借了两家网络贷款公司的钱,这一家比较多,另外一家不是不是太多,利滚利也有好几万了,本来前一个灵魂还想尝试着借第三家的,可惜没有抵押物了,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哥,要不这样,您看我现在是身无分文,您路子广,认识人肯定多,您看这样行不?我写个歌,您拿去卖给那些明星,卖歌的钱,抵账行不?”

    赵斌丞灵机一动,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滚,还卖歌,你一个搞经济的还写歌,你别糊弄老子!”

    光头一脸的不信任,他对赵斌丞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,京大经济学研究生,这算是一个高档人才了吧?可惜混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平时,遇见这样的人才,他都要低头哈腰的才行。

    赵斌丞的话让几个混混一阵大笑,他们不是第一次找上赵斌丞了,两个月前,他们也找过一次赵斌丞,那是一个怎么揍都一声不吭的人,几个混混也拿他没办法,没想到第三天再去找的时候,这个小子跑了,让他们足足找了两个月才找到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这次这个赵斌丞性格怎么改变这么大,但是他们是不会相信一个能够24小时候打游戏的人,还能写出歌来,哪怕是那种狗屁不通的歌,对于这些混混来说关于艺术的事情,都是高大上的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